光月呤

编辑:浏览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9 12:52:2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光月呤》是一篇分一二的武侠小说短篇。
书    名
光月呤
类    别
武侠小说
装    帧
平装
开    本
16开

目录

光月呤(一)

编辑
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那无边无际的黄沙衬映着夕阳下的余辉,一眼望去苍莽而辽阔,长沙绞风,卷舞直上,涌动的云海投下的一道道阴影,在狂风的呼啸声中犹如鬼魅般张牙舞爪。
在这风沙即将来临的时候,西方不远处却传来一阵阵稀疏而拖沓的驼铃。
驼玲悠远,黄沙舞风。
古道漫漫,丝路漫长。
领头的是一个塞外的汉子,一张国字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手上一把缀着九个环的刚刀,随着身下骆驼一深一浅的脚步,叮叮铛铛的响着。在他身后,十几个拿着钢刀的汉子正簇拥着一顶驼轿。前前后后的走着。
“丁当家,怕是要起大风沙了吧?”不知是谁叫了句,那提着九环钢刀的汉子突然止住了骆驼,向前方望去,身后的骆驼也截然止步。
一会儿,那汉子却调转了缰头,走到了驼轿的跟前道:“小姐,前面怕是起风沙了,只好停一停。”
轿上的帘子被轻轻的扶起,一声婉若莺啼的声音从里面的传了出来:“丁当家,那就停下来歇会吧,等风沙过了才走。”
言毕,帘子又被拉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声响。
姓丁的汉子应了声“好”,就转向周围的汉子叫了句,“原地休息。”便从骆驼上下来,呆呆的望着前方。
前方的天际,不断翻涌的云层似大海那汹涌澎湃的波涛,一浪盖过一浪。天与地那互不相连的两面却被漫天旋转的黄沙连接着。大地上的黄沙似与天空中的云层产生了公鸣,肆无忌惮的向前涌动,而黄沙的背后却是一片深澈的黑暗。
可谁又能知道那黑暗的尽头却是大漠最美最华丽光亮的地方——光明城。
凡是到过光明城的人都说这是可与天宫相媲美的殿堂。
佛经有云:“灭尽世间丑恶,做大自在如是观想,必往生菩提,得见西方极乐土。”
那是几尽世间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的华丽。四周大理石围成的高大城墙里面是用千古连接东西方要道——丝稠之路上历年累积下来的一半财富修筑成的奢华的城池。
城池内融合着东西方建筑风格的大理石建筑,随处可见。点缀其间的居然是用白玉砌成的楼台。平坦的大道声翡翠石随处可见。两旁的楼阁中一群群衣着光鲜的靓丽女子有的扶琴,有的起舞,更多的却是望着楼上一路一路从各方驮着各种货物的商贩,豪客。那些商贩贩卖着各种的货物——江南的折扇,塞北的虎皮。波斯的珍宝,月国的箱琴等等。大凡世间所能见到的货物在这里都能看见。就连美如妖物的胡姬,力扛千斤的勇士在这里也都是明码标价。
然而这样一个地方秩序却井然有序,一件件稀世珍宝置于桌上展卖,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抢夺。买不起的眼神刚闪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却马上理智的闭上了双眼,往不远处走去。
不远处的校场上,一支威武雄壮的军队正整齐地听着一个人的号令。领兵台上一张白玉雕刻成的虎椅上一人正直直地望着不远处的天空。
那里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
站在他身侧穿着一身铠甲的军官看了看这个穿着一身白袍更映出那苍白的面颊,修长的手指此刻正抓着一把羽扇的男子忽说道:“主公,看那边的天空应该是起大风沙了吧!”
座上的男子眨了眨有些微红的双眸。细长的睫毛使他看上去更象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男子,手上却掌握着二十万光明军,所到之处,无人能敌。一双书生气十足的双手却有着气吞山河的杀气。据说没有人看见过他杀人,因为看见的都是在一瞬归于尘土。
他便是光明城主——奉玉城主。
他看了看站在他身侧的军官,忽又回过头望着不远处的天空。半响,喃喃的说道:“看来她来不了呢!子夜明日出城二十里,接应她进城吧!”
大漠的夜,冷冷清清。风沙过后。骆驼也倒在了荒漠上。身边的壮汉也横七竖八的躺着,丁当家却寸步不离的守在驼轿的身旁。眼睛望着那大漠难的一见的月色。曾几何时,塞北的草原上,他带着妻子和孩子也一同欣赏过这样的月色。
“月色真美吧?”
“谁!”一句不知从那突然冒出来的一句打破了丁当家的沉思,忙问到。他看了看轿中的小姐,见小姐已经熟睡,望望身边的兄弟全部都睡的正酣。
“月色真美吧?”
“谁!”这次丁当家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九环钢刀。四周望去仍不见有任何外人。
“月色真美吧?”
忽然一团白色的烟雾闪现,伴随着这一句声音。他看清了来人。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子,白袍如雪,漆黑的长发不曾束起,一直垂落到腰际,待他缓缓转过头来的时候,有宝石的光辉。
他右手清清抬起。凌空画了一个奇异的符号——忽然间一轮明月出现在了他的手掌间。
“好厉害的术法!”汉子惊呼。身边的众人也被这声惊叫吓醒了过来。本是刀口舔血的人睡觉恐怕也是睁着只眼睛吧!
“我不想杀人,我只要你交出轿中的小姐——叶倾城。”他淡淡的说道。
“呵呵!果然还是一样的脾气。揽月护法,别来无恙。”只听轿中传来一声婉若莺提的声音。随后轿帘被清清扶起。一个女子从轿中缓缓的走了下来。在她抬起头的一刹那整个天地动容了。揽月手中的明月也暗淡了下来。那是一种慑人心魄的美!
她只是望着呆呆看着她的揽月,轻轻的一笑。忽又转头说道:“丁当家,你们快走去见城主!此人你对付不了。
“很好,既然你肯跟我走,那他们便不用死。”淡淡的说着话,徒然间,他头顶出现了三尺灵光!那是修行极深之人才拥有的无上法力的象征——那是几乎接近神的力量。
看到眼前的景象。叶倾城从袖间取出一张手帕,对身后的丁当家说道:“快去光明城,叫奉玉来救我!”
然丁当家哪里肯走。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怎可不顾小姐安危,自己先跑。
转动手中的九环钢刀他迎了出去!
月华如水
浩月银辉
就在他刀还未到揽月胸前时,一股强大的冲力却把他冲出了老远,身后一个声音说道:“我说过,她愿跟我走,我便放了你。”
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夜,知道自己已被冲出了很远。他恨自己的无能保护不了小姐,双手抓着满地的黄沙疯狂的叫喊着,却抓住了一张手帕,一张小姐的手帕。
雨丝飘飘扬扬,随着微风在暗夜中簌簌洒落

光月呤(二)

编辑
天色刚刚蒙蒙亮,苍白一片,天光穿透了那些涌动的云射下来。
大漠苍莽,浩月银辉,洗我尘轮。
茫茫众生,光影迷尽,永坠轮回。
明月慈悲,怜我幻世,诛尽罪恶。
月华如水,心生菩提,得于永生。
佛经有云:“时间一切术法,皆宇间小道,得大道者,皆种菩提心,得菩提果。
大漠恢复了往日的静寂,厚重的黄沙掩埋了一切。然而就在这黄沙的下面却有一座蓝色的月宫。
“这里是哪?”
倾城看了看这个把自己抢到这里的有些怪异的男人问道。
“这里便是月宫。”揽月看了看倾城淡淡的答道。
“啊!这里便是你在江南给我提起的月宫。”倾城四周望去。这里的美把她惊呆了。一轮蓝色的明月挂在上空。四周开满了世上最美的花朵——沙曼华。蓝色的玉墙,雕着蝴蝶的柱子。满天的彩蝶在花间起舞。银色的山溪泛着点点滴滴的莹光。整个月宫到像是一幕月色。
“真美!”倾城压抑不了自己的欣喜,一遍又一遍的叫着。
“是的!恐怕世间只有光明城和月宫才能配的起倾城你这般艳绝天下的美吧!”
揽月淡淡的说道:
“然而你却不属于这里,这里真正的主人是幻蝶。月宫宫主幻蝶。那个美艳不可方物比你更美的幻蝶。”
“那她了?”倾城问道:“怎么不见她?”
“她死了,死在光明城主的冥剑下。”揽月答道:“她死的时候,都还不知道他为什么杀了她。嘴中还在不停的念着:“奉天,不是比剑吗?你为什么杀我。为什么?”
半响,揽月仿佛从记忆中醒来。自言自语又道:“我好恨,你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
“我想你应该很爱她才对。”倾城仿佛被这个痴情的男人感动了。竟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个抢她来的护法。
她看见那么高大的人的眼角居然也挂着一丝泪痕,原来即使强大如他,也难免会脆弱。想起江南时揽月对自己描绘月宫的情景,那种激动,说起那个幻碟处眼角处情不自禁的显出的迷醉神彩,那个纯的像一张白纸的揽月仿佛就在眼前。
那是少年时的一段美好时光。当时倾城和揽月同在江南悟天阁里学习参悟天之密意的法门,在悟天阁里聚集这少林,无当各大派以及个名门的世家子弟。因为只有悟天阁里最最优秀的****中的三名才能进入听云轩,进入能修行天之密意的听云轩。并且倚仗帝释天的天威。可世事弄人当她和揽月。奉玉出来倚仗天威的时候。帝释天倒了。继任的帝释天无能让整个大地陷入了战火。
然而悟天阁里的生活却是倾城最快乐的生活。想起那个一直沉默的揽月为逗这个最小的学妹开心,用他的术法想着招变戏法的时候。是多么的快乐。在他描述月宫的美丽时,在她心中也曾经深深的向往过。但当他提起月中仙子——幻蝶的时候她的心中几时也泛起过一阵酸楚。
她还记得,那个眼光清澈如镜,老爱坐独自坐在角落里发呆的揽月,在每个月圆之夜会一个人坐在空空的草地上望着月亮出神的揽月。
当她第一次靠过去向他打招呼时。他却笑着对她说:“月色真美啊!”
倾城看着他清澈如镜的眼光里泛起一缕缕莹色的月光。竟半响说不出话来,这个象梦一般的男人已深深扎进了少女心中。
月光下的他,清静而又淡雅。一袭白衣映出月的颜色。那双漆黑的眸子中显出的却是蓝色的光亮。
倾城当时也呆住了。
揽月笑着站起了声。右手一翻,一轮明亮的圆月就这样在他的掌中。
倾城楞了一下。忽然笑着问他:“这叫什么?”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莹色的月光下的脸是那般的美。手上的一轮明月也失去了独傲的光彩,世间竟有第2个女子的美能与着浩月争辉。
“手中的月色。”揽月淡淡的说道,接着他把他手中的圆月往空中掷去。
“哇!这是那真美啊?”倾城不禁叫道。
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座蓝色的宫殿。明月当空。沙曼华迎风起舞。各种五颜六色的蝴蝶在花间快乐的追逐着。蓝色的玉墙,银色的山溪泛着片片莹光,一个女人从花间舞了出来。蓝色的眼睛,银色的头发。穿着一件蝴蝶羽翼做的衣服。全身闪着蓝色的光芒,正望着揽月微笑着。
倾城正陶醉其间的时候,一烈强光闪过眼前紧接着一切都已经不见了。
倾城半响才回过神来。望着那仰望天空的揽月,问道:“是幻觉吗?”
揽月淡淡的笑着又看了看倾城对她说:“不是幻觉那是月宫?”
“是天上的月宫吧?那女子是嫦娥吗?真美?”倾城笑着说道。
“不是”揽月答道。
“不是天上的月宫,那女的也不是天上的嫦娥。可那真的是月宫啊。”倾城茫然的望着天空又说道:“那她在那?”
“她在大漠,那女的就是月宫仙子——幻蝶。”揽月答道
“幻蝶真美!”倾城自言自语道。
多情自古伤别离,
又那堪冷落清秋节。
揽月推了推望着自己出神的倾城。问道:“倾城你在想什么啊?”
倾城笑着答道:“揽月,如果还在悟天阁里多好啊。”
“哈哈。”揽月笑着:“倾城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为她都做了些什么吗?我杀了好多人我还喝婴儿的血知道吗?你看见这死亡之花——沙曼华了吗?每株都禁锢着一个灵魂。圣洁的月宫早就是一块美丽的坟场了。过去的会回来吗?”
明月依旧
月华如水
此情此刻
物是人非。
倾城沉默不语。
揽月又指了指那株黑色的沙曼华。开口道:“你看那株是武当星云子的灵魂化成的。”转而又指了指红色的说道:“那是昆仑派至掌教以下的三百余口人的灵魂化成的。”
半响,他又指了指那些开着五色花朵的沙曼华,对倾城说道:“这些都是我喝光婴儿的血它的怨气所化的,你听里面还有哭声。”
“你不是人啊!”倾城听着花里传出的婴儿啼哭声竟也哭了出来。
“那是幻蝶的命令。倾城别哭。”揽月答道。
“这都是为甚么啊?那个这么美的女人竟要你吃人。”倾城又问。
“哼!这就是那个光明城主——奉玉,想要一统武林。就要除掉能够成威胁的人,可他不能出面。因为他要拉拢人心。他一面叫我门去杀他门中的灵魂人物。同时一面又组织这些人的手下来对我门反抗。总之,在他杀掉幻蝶之时他已统一了武林。”
半响揽月又说道:“幻蝶为了他的爱,付出了一切最后死在了他的冥剑下。”
“而你为你幻蝶的爱,出卖了灵魂。”倾城同情的看着这个几乎有橡神一般力量的但又如此可怜的男人。簌簌的落下泪来。
明月依旧
月华如水
此情此刻
物是人非。
今昭美人依在,
但可知英雄陌路。
词条标签:
文化